不对外授权,禁止搬运。(站内转载随意)

头像来自@Rondo for 97Keys.吹爆77!!!

【火影晓吹,今天也要为晓天团打call】

【cp支持互攻,两个男人谈恋爱当然要平等。】

靠手绘脑洞条漫吃饭,画技是不存在的。

lof随便日,能被喜欢是我的荣幸!

感谢所有小红心蓝手评论和关注,爱你们❤

感谢打赏的各位,悄悄屯着等以后出无料来报答!

【杰佣脑洞】法医杰克(黑)×刑警奈布

不写不画我白嫖x

++++++++++

杰克是个法医,他有个见不得人的小兴趣,就是偷偷拿凶案现场运来的尸体做一些小实验——美其名曰物尽其用,其实只是个人爱好的小研究罢了。
奈布是在查一起刑事案的时候第一次见到杰克的,凶手杀了一个人,并绑架走了他的孩子,本来奈布是寻求法医方面的帮助,但却偶然撞见杰克偷偷在尸体上做实验的恶趣味。未经允许私自动用尸体是违法的,奈布本想去告发他,可杰克却一脸无所谓地笑着说:
“我要是不在这儿干了,相信我,没人破得了这个案子。”
是拯救一个可能还活着的生命,还是去举报唯一掌握破案关键的杰克,奈布当时根本没得选。
而等案子结束之后奈布再想去告发,家属却早已把尸体拉去火化,一丁点证据都没留下。
而且凭杰克的人脉,牢狱之灾是肯定不会有的,顶多就是革职。奈布一想,让这样一个人出去瞎晃找尸体做实验,还不如放警局看着比较妥当,于是思来想去,奈布最终只是警告杰克最好别让他抓到把柄。
“你最好别让我抓到你的尾巴。”
“啊,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啦。”

这之后奈布稍稍调用了一下职权,让两人成了搭档,为的是把杰克这个性情古怪的不稳定因素放自己眼皮底下看着,杰克一瞅,就问奈布,你干脆住我家得了。于是在连蒙带骗,一系列人助攻之下,奈布稀里糊涂被忽悠住进了杰克的公寓。

后来一起办案的时候遇到危险,杰克发现奈布总是有意无意地把自己放在“受保护者”的队列,奈布就解释说,“你死了才让人头疼,我还没抓住你的尾巴,你该还的债还没还清,可别想死得那么大义凛然,最后还混上半个烈士名号。”
“你只是这么想?”
“还能有什么?”
“啊…如果我死了,你会为我的死亡哀悼和痛心吗?”
“……不要自作多情。还有,别拿自己的死活开玩笑,我可不想下次接到报案,拉回的是你的尸体,占用停尸房的冷库。——我为每一个因他所坚持之事而死的人哀悼,包括你。”
如果说杰克之前只是为了好玩,那么从奈布说出这句话起,他就开始动摇,真正开始在意奈布,并最终意识到自己已经喜欢上这个正义凛然的小刑警了。

奈布生病时,杰克强硬地替他请假,亲自下厨。奈布一边围观,一边天马行空地想着这人握着解剖刀的时候好看,握着菜刀怎么也这么游刃有余。
他摇摇头,又想稍稍抗议杰克擅自为他请假的举动,却被杰克怼回来。
“你要是垮了,可就没人能惩治那些坏家伙了不是吗?”
“我现在最想收拾的人就是你。”
“而现在努力想挽救你健康的人也是我。”
“你一个法医,现在开始装起什么好医生……等等,你不会往粥里加福尔马林吧?”
“看心情咯🎵”

虽然是请假被强行扣在家里养病,但奈布还是惦记着去抓杰克把柄,他怕没有自己管着,杰克又会忍不住拿尸体做他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实验,于是在杰克上班离开之后,就强撑着一路尾随到了警局。奈布本就受过专业训练,杰克自然是发现不了的,但奈何一到警局里,认识的人见到奈布就友好地跟他打了招呼,声音不大不小,但足够杰克发现他了。
他只能轻咳一声从墙后走出来,看着杰克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过来,居然还有点莫名的紧张,像个做错事被抓包的孩子。
在奈布印象里杰克一直是面带微笑的,他原以为杰克会笑着说“生病都不忘来监视我啊”,但这时候的杰克却一点笑意都没,平静地盯着自己,开口的声调都没什么起伏。
“你怎么在这儿。”
语气是满满地质问,奈布自知理亏,咳嗽两声就没说话。杰克却以为他是生病嗓子不舒服,长叹一口气把着他肩膀就往警局外走。
“…去哪啊?”
“看来我也得请假,回去看着你养病,不要乱跑才行。”

又是一次遇险。奈布曾经抓捕过的暴徒刑满释放之后来找奈布,他绑架了独自一人在家的杰克,并打电话到警局说要跟奈布谈谈。杰克的公寓外很快被警察包围,奈布应暴徒要求,没带任何武器,只身进入公寓,见到杰克只是被绑在椅子上总算松了口气,至少他没少胳膊没少腿,没受什么伤。
奈布就问暴徒想干嘛,暴徒是个心理扭曲,有点心理变态的人,他说他一直很“敬仰”奈布,蹲监狱那几年无时无刻不在想奈布,然后疯狂对奈布说一堆表白似的话。奈布脑筋直,没听出啥不妥,可一旁的杰克不乐意了,凉嗖嗖地开口就怼他,把暴徒激怒了,差一点就要对杰克开枪,看得奈布干着急。
“杰克你闭嘴!别把事情弄更糟了!”
杰克没听,冷嘲热讽还是没停,终于把暴徒完全激怒,杰克掐准他举枪的时机,猛地一晃,连人带椅子撞到暴徒身上。一声枪响,杰克把暴徒撞到在地,奈布马上上前,在搏斗过程中捡起枪,射杀了暴徒。
警员们冲进来制住现场,奈布扑到杰克那边去看他的状况,他已经晕过去了,奈布把他翻过来的时候蹭了一身的血。
医护人员马上把杰克抬上担架,奈布呆愣着追过去,却在上车前迟疑了脚步,等他回过神来,只能眼睁睁看着救护车载走了杰克。
等奈布六神无主地做完所有他该做的工作,他才终于有空去医院看杰克,在病房门前犹豫了很久他才推开门,但里面的床铺是空的,旁边只有一个在收拾东西的护士。
“打扰一下!请问这个病房病人呢?”
“哦你说枪伤送来的那个?”
“对就是他。”
“他在停尸间。”
奈布愣在原地好半晌没再说出一句话,护士见叫他也没反应就直接走了,空荡荡的病房只留下奈布一个人。
奈布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到停尸间的,只是等他回过神来他就已经站在门口了。
然后他推门进去——看到了站在一具尸体前偷偷摸摸不知道在干嘛的杰克。
“杰克……?”
“诶!我什么都没干我没有偷偷拿尸体做小实验奈布你要相——”
话还未完就被奈布冲撞了个满怀,杰克只能忍着刚缝好的伤口被撞到,呲牙裂嘴地任他勒紧了拥抱,然后疑惑地问他怎么了。
“我去看你,护士说你在停尸间,”
“我他妈还以为你挂了,”
“结果你却在这儿给我偷偷搞你的恶趣味研究。”
他的脸都全程埋在杰克肩膀,声音闷闷地听不出喜怒。杰克笑着叹了口气,双臂一环抱住他,轻轻拍他的背。
“这下被你抓住尾巴啦,小警官。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告发我?”
奈布仰起头,伸手拽过他的病号服衣领,眯着眼睛给了他一个威胁性十足的眼神。
“你哪都别想去。你这样的家伙,还是放在眼皮底下看着才稳妥。”
END

评论(40)
热度(1638)

© Parrrrrr | Powered by LOFTER